昔有少年
【字体:
昔有少年
时间:1970-01-01 08:00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原标题:昔有少年

少年一个人在岸上,看看小伙伴们差不多游到湖心了,就站到岸边一块突出的石头上,把双掌合起,臂慢慢伸直,闭上眼,然后猛地朝前一跃,东风41和巨浪3技术来自这一国?美媒又瞎给我国导弹找,湖面上哗地绽出了一朵大白花。

这个夏天,他们院子里的几个细伢崽经常就是这样,跑到烈士公园人工湖里来游泳。细伢崽皆有爱水的天性。

少年跳下水,他的右下腿当面骨像被蛇咬了一口,剧烈一痛。小伙伴们早已爬上了对岸。他从蛙泳改成蝶泳,也快疾地游到岸边。他的脚踩着软软的泥底了,就站起来,走拢去。

小伙伴们叫起来:三毛!三毛!脚!你的脚!少年低头一看,右边的小腿是红的。他的腿就在跳水的一瞬被尖石划伤了,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,肉朝两边翻,看得见骨头,一直流血,但他不晓得。

这一时他慌了,拿手去捂,血像蚯蚓从指缝间溜了出来。两个小伙伴跑拢来扶住他。他的右腿勾了起来,一颠一颠地跳着走。

他父亲打了他。当过兵的父亲打人都喜欢用军用皮带。让人恐怖的不是皮带抽打在身上的痛,是那种在空气中的呼啸声,那种即将到来的扎实的肉响。

他母亲同父亲吵了一架。因为母亲心痛儿子。母亲说湖南话,父亲说河南话。在两种混乱尖锐的声音里,少年躲进了自己的小屋,捂紧了耳朵。他白皙的背上同屁股上是一条一条的青紫。

他没有哭。伤了腿和被皮带抽,他都没有哭。去年也是夏天的夜里,他在蚊帐里偷偷读过一本禁书:《牛虻》。他喜欢那个亚瑟。他要做那样的一个男人。睡在床上,把双臂枕在脑后,少年常常想像自己就是亚瑟的模样。

院子里的蝉声像锯子一样一来一去,不停地锯着这个炎热的夏天。

那即是诱惑,即是召唤。

公园是要买门票的。他们从来都是翻墙进来,翻墙出去。平常他们都是从东门翻墙,今天从九所那边过身,忽然想翻到九所里头去看看。

猴子第一个爬上了墙,然后跳到了里头,墙那面飙出来他的声音:上啊,弟兄们!于是大家都上,动作麻利,翻到了九所里。

他们被暗哨逮住了。那暗哨就在他们右后侧的一片竹林里。帽子上的红五星,胸前的子弹带,手里的半自动步枪,朝他们拢近了。

少年翻了一下身,浑身像被烙铁烙了一样痛。他当然又挨了父亲的一顿劈头盖脑的皮带。当时母亲不在旁边,父亲没人阻挡,就任性地狂抽,空气里是军用皮带呼呼的啸声。

父亲一边怒吼着一边用力抽打。他是单位通知他到九所去领人的,他当着解放军的面一脚把儿子踢翻在地。

他打得痛快淋漓。少年闭着眼,咬住舌头,他心里面有个亚瑟。

那天黄昏的时候,院子里家家都是打人的声音。

第二天,他们在院子里的梧桐树下,脱下背心,比谁被打得最惨。

当然是少年。因为他父亲脾气的火爆是出了名的。

少年说,我没有叫。又说,我听到了你们叫。猴子说,老子只叫了一声好不好,他叫得像杀猪一样。猴子指了指小胖子。

小胖子一脸惭愧,颈根朝胸腔里缩。他不敢承认他被打出尿来了。

梧桐树上的蝉唱实在恼人。幸亏不久,他们又可以去游泳了。这回不去人工湖了,人工湖太小,要去就去湘江河里。

他们来到河边上的一条趸船上。那上头早已站了许多细伢崽,排着队,五指并拢,双臂贴股,鱼贯着朝水里头跳。

少年和他们站成一排,三、二、一之后,一齐跳到了河水里。又一齐冒出黑黑脑壳来,朝对岸船舶厂那边游去。

好宽的江面。有运砂的机帆船突突突突朝上游开。太阳好大。云好白。世界好辽阔。

这是他们第一次横渡了湘江河,好累,好亢奋,也好骄傲。大家又唱:

啊啊啊啊,千条江河归大海……

后来又唱:

大海航行靠舵手……

接着他们还唱:

向前向前向前,

我们的队伍向太阳……

他们唱累了,横卧在暖暖的沙滩上,摆成一个个大字。双眼都闭着,因为太阳太猛了。少年想,晒吧,晒黑一点,我太白了。

猴子说,下回我要叫姜妹子来跟我们学游泳。大家就笑。

他们回到街上的时候,有种凯旋的心情,因为他们头一次来回地横渡了湘江河。

经过铁匠铺,姜妹子正站在门口,仍是那条水红色的裙子,手里拿了一支白糖冰棒。

猴子吹起了口哨,吹的是“河里青蛙从哪里来”。姜妹子就看过来了,她目光停留在少年身上。

少年感觉到了,少年的血一下烫起来。直直地走着,回到了家。然后,他突然想唱歌,于是唱起了向前向前向前。

他父亲正好下班回来,推开门,吼了句:发神经嗳!

晚上,他们爬上了墙,坐在临街的墙头,东一句,西一句。他们都是军事迷,就聊起辽沈战役、平津战役同淮海战役。猴子说他最崇拜粟裕,好会打仗呵。晓得啵,他是我们湖南人咧!

小胖子说,要是我们早生几十年,只怕我们都会去当兵。

猴子说,要当兵,老子就到粟裕的部队里去。老子肯定是战斗英雄。又指着胸前说,这里,这里,这里,肯定挂满了勋章。老子会到天安门城楼上参加开国典礼,信不信?

少年说,我要当就当侦察兵。

猴子拍一下他的脑壳,说,你当得,你蛮机灵。小胖子说,我当坦克兵,我喜欢机械。

猴子说,切!大家说,切!

小胖子很委屈,说,瞧我不来,你们。

猴子说,你这么胖,目标这么大,一露头肯定早就被人家汤姆逊式冲锋枪的子弹爆开花了。

小胖子急了,说,那我就是烈士。

大家说,哈,烈士!烈士!

然后又聊起横渡湘江河。都很兴奋,少年其实觉得好累,似乎尽了最大的力气,但仍然也兴奋,这是人生的第一次。游到河中央的时候,觉得河面好开阔,那一瞬觉得世界真的是大,自己的心亦随着大起来。

天空广大,到处都是回音。

(本报节选)

插图 朱 凡

(责任编辑:admin)
Copyright © 2002-2017 包租婆,778949.com,赛马会论坛,339400.com 版权所有